万安在线
当前位置:首页»体育

【知青往事】铁马秋风 · 之二 金牌背后的故事

日期:2019-09-06 来源: 评论:

[摘要]这一天是2016年的7月10日。站在夫妻两个身边转赠的蒙族中年人是金牌得主呼和勒家族唯一的重孙。这是一块什么样的金牌,是什么来历,金牌获得者呼和勒又是什么人,她又怎么会到了天津知青手上,金牌背后又有哪些故事………。时间追溯到1959年9月的...……

这一天是2016年的7月10日。站在夫妻两个身边转赠的蒙族中年人是金牌得主呼和勒家族唯一的重孙。这是一块什么样的金牌,是什么来历,金牌获得者呼和勒又是什么人,她又怎么会到了天津知青手上,金牌背后又有哪些故事………。

时间追溯到1959年9月的北京。那是年轻的共和国整整十周岁的前夕。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这里举办了首届全国运动会。毛泽东刘少奇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了开幕式。经过激烈角逐,在中国式摔跤重量级比赛项目上,金牌被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盟陈巴尔虎旗选手呼和勒获得。这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内蒙古自治区在全国比赛中获得的第一块金牌。因此,呼和勒也被草原牧民称之为“中国跤王”“草原上的雄鹰”是大家眼中的民族英雄。那年,呼和勒33岁。

呼和勒生于1926年,土生土长的巴尔虎草原的一个彪悍的蒙古汉子。在他手捧金牌从全运会上回到草原后的19年后,也就是1968年下半年,一批天津知青千里迢迢从海河之滨来到了草原,来到了陈旗西乌珠尔公社西格登队。这样,他结识了很多天津知青,这其中就有蔡乐铭。

草原的八月,天高气爽野花盛开。蔡乐铭那年刚满20岁。初到草原,一切都是这么新奇。这天,正是生产队给马群里出生一年多的小马打印记的日子。这个日子也是最能展露蒙古族汉子狂野的一面。把小马用套马杆套住摔倒按住,然后用烧红的带有符号的模具狠命的按在马的胯部,剧痛让小马拼命的挣扎但也难敌蒙古汉子的蛮力。一阵痛苦的抽搐,一股烧皮毛的味道散去后,就完成了这一项工作。

知青蔡乐铭靠着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试图学着牧民的样子把一匹被套马杆套住的枣红色小马摔倒。但不管他怎么用力,揪住马鬃,下压小马的脖子或斜过身去别马腿。但不得要领,小马呼呼喘着粗气,纹丝不动。这时呼和勒走了过去。只见他把蒙古袍下摆撩起掖在腰带上,一只手拽过马尾,一只手揪住马鬃,一条腿前伸别在马的两条前腿后面,侧身用肩部扛住马的前胸。一个漂亮的斜背,小马扑通倒地。20年前,在北京全运会上呼和勒也是以这漂亮的斜背击败了最后一个对手,把他重重的摔倒地上,把金牌纳入囊中。

蔡乐铭看呆了,对眼前这个比他大二十多岁的蒙族大哥由衷的敬佩敬重。当蔡乐铭终于把一匹小马摔倒后,他们已是好朋友了。冬去春来日复一日,知青蔡乐铭在马背上风风雨雨已经成为一个英姿勃勃草原牧民,他从呼和勒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

呼和勒对蔡乐铭说:“蔡,你的知道吗,我在北京全运会比赛时曾经摔倒过一个天津跤手,他比其他参赛选手的水平都高,最后得了第二名亚军,所以我很敬重他”。从那时起,呼和勒知道了离北京很近的地方有个叫“天津”的城市。也许也是一个缘分吧,让呼和勒和蔡乐铭就有了一种天然的亲近感和一见如故似曾相识的感觉。蒙古族是一个马背上的民族,酒和歌伴随着这个游牧民族从远古走到今天。两个人的兄弟之交忘年情谊从那时开始了,犹如日夜流淌的海拉尔河默默的延续着。

1971年入冬前的一场暴风雪中,两个人为了寻找迷失的羊群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

那天当他们骑着马冲进暴风雪中时,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呼啸的风雪掠过,只能彼此把脸贴的很近才能听的见。是夜,在白茫茫的雪原上,两个人卸下马鞍,鞍座为枕,撤下的鞍垫铺在雪地上渐入梦乡。快要冻僵那一刻,两个人起身互相顶撞产生热量驱赶寒冷。当最终找到羊群时才发现已是两天两夜滴米未进。这段经历让他们两个人刻骨铭心。患难见真情,如果不是呼和勒在那个雪夜用他冠军的身体不停的摔打蔡乐铭,蔡乐铭也许就永远的留在了草原。

1972年底,在草原生活了四年多的蔡乐铭终于要离开草原选调到大庆油田工作。分别时呼和勒来为他送行,两个人的心情都很沉重,没有太多的话语。最后一刻,呼和勒对他说:“把手给我”。蔡把手伸了过去。呼和勒一只手托住他的手掌,另一只手很重的砸在上面。等呼和勒抬起手掌后,蔡乐铭看到的是那枚闪闪发光的金牌。他惊呆了,他深知这枚金牌对于呼和勒意味着什么,这是他一生的骄傲和荣誉。这是一枚新中国建国以来产生的中国式摔跤重量级项目比赛的第一块金牌。是中国竞技体育摔跤领域里的里程碑。尽管以后几十年里,每届全运会都会有冠军产生。但这“第一届第一块“金牌的意义远远大于其他金牌”。呼和勒深情的看着蔡乐铭说:“拿去吧,看到他就看到了我“。

一年后,蔡乐铭特意回到了草原来看望他日夜思念的草原和呼和勒这位兄长和长辈。得知蔡乐铭要回来,呼和勒这个年近半百的剽悍摔跤冠军心细如发丝。他特意去马群抓回了三年前蔡乐铭亲手驯服的那匹青马。

那时,从陈旗到西乌珠尔公社每四天一趟班车。于是,呼和勒每四天就骑上自己的马牵上那匹青马去车站接蔡,终于在第16天接到了蔡乐铭。两个人四目相视。呼和勒递过马缰绳问:“还认识牠吗”。青马看到昔日的主人,亲昵的在蔡乐铭身上蹭来蹭去,那一刻蔡乐铭眼睛湿润了。他抱紧了呼和勒,泪水终于流了下来。因为呼和勒是最了解蔡乐铭这个天津知青对草原的一往情深。

蔡乐铭最终落叶归根回到了天津。1993年就在他计划相隔十几年后重返草原看望呼和勒的时候却得到他病逝的消息。他把那块金牌拿出来长久的看着,轻轻的抚摸着,大滴大滴的泪水滴落在金牌上。泪水冲去金牌上的浮尘,上面的字体越发清晰可见:“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运动会”,下面一行小字是“中国式摔跤重量级第一名”。

随着年龄的增长,蔡乐铭萌发了要让金牌回归草原。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这块金牌是呼伦贝尔的骄傲,是陈巴尔虎旗的骄傲,是草原牧民的骄傲,也是天津知青的骄傲。因为,她在天津知青手中完好的保存了许多年。

内蒙陈巴尔虎旗博物馆外景

是时候了,理应是让金牌回到草原了。但让他纠结的是,金牌捐献给哪个部门。那时陈旗还没有博物馆。捐给呼和勒的后人,显然这不是呼和勒的本意,捐给陈旗摔跤协会,但这势必降低了金牌的价值。再有,受赠单位是否能保存好这枚珍贵的金牌。更让他感觉烦恼的是有些人并不理解他的举动,甚至怀疑他是否有某种金钱关系和经济利益,是不是要把金牌卖掉。

时代在变,草原在变,草原上的人们观念也在变。终于在蔡乐铭高风亮节的举动下,陈旗旗委决定为这位从西乌珠尔西格登走出去的中国重量级跤王,民族英雄呼和勒铸就一尊铜像。让后人永远记住这个为陈巴尔虎草原带来荣誉的人。牧民们缅怀呼和勒的同时,也为天津知青和草原牧民呼和勒这段感人至深的友谊而感动。

如今,这块金牌静静的躺在陈巴尔虎旗的博物馆里。他向每个来参观的人诉说着天津知青和草原牧民呼和勒情深厚谊的故事。

鸿雁,天空上,

对对排成行。

天苍苍,雁何往,

心中是北方家乡……

这是天津知青蔡乐铭最爱唱的一首歌。每当唱这首歌时,他的心就飞回了草原,呼和勒大哥的身影就浮现在眼前。

作者简介

李琦,天津知青,1969年上山下乡到内蒙新右旗杭乌拉公社,后从草原选调到大庆油田,先后在大庆、天津、北京工作,直至退休。

本帖作者:李琦喜欢就点个好看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safe10000.com 万安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