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安在线
当前位置:首页»娱乐

这么多年过去了,依然没有能够超越《小城之春》的电影。

日期:2019-09-20 来源: 评论:

[摘要]1995年,《小城之春》是由台北金马影展执行委员会票选出来的「影史百大华语电影」第5名的电影,香港电影金像奖更是把这部列为「中国电影最佳华语电影一百部」的第1名。我完全是用现代人的角度去看待这部70年前的电影,纯粹个人看法,若不是基于特定目...……

1995年,《小城之春》是由台北金马影展执行委员会票选出来的「影史百大华语电影」第5名的电影,香港电影金像奖更是把这部列为「中国电影最佳华语电影一百部」的第1名。我完全是用现代人的角度去看待这部70年前的电影,纯粹个人看法,若不是基于特定目的,像是本身喜欢电影,有代表性的电影都想看,或是研究特定主题,想了解不同时代对于某个议题的看法是如何演变的这种,是不用特别去追这部电影。

至于《小城之春》电影的精髓,则在「发乎情,止乎礼」这六个字。从这方面来看,《小城之春》不是一部很好讨论的电影,因为戏中所表达的情感都不易以言语诠释,很难找到准确的字眼去捕捉电影的精髓。容易用文字去表达的,往往都不是电影的重心。情况就有点像小津的电影,表面上看好像很显浅,好像都懂,但实际上又很难把它有条理地逐层解拆。

在文以载道传统深厚,关心内容主旨多过表达技巧的早期中国导演中,费穆可能是对电影美学思考最深的一位,他的电影作品不时流露出把中西戏剧传统自然糅合的野心,引入了诸如戏曲等传统艺术的理念做实验。

他用横向的构图美学:一如国画的横幅卷轴,较少使用纵深的构图。以连绵不断的长镜头,来显示角色间的复杂状态。声音的处理他多以对白、旁白来表达,很少用到配乐。至于旁白复杂的程度,令人叹为观止。其中主、客观交替,虚、实相间,于此便产生了音、画间的对位和张力。

有一些观众说玉纹出于守礼,所以才没有真正做出越轨之事。但这种讲法明显是与电影内容不符的。在玉纹与志忱的暧昧关系里,她不但表现得积极进取,而且也没有什么道德上的拘束与歉疚。倒是志忱在中段听到礼言对妻子的感激之辞之后,心生惭愧。

翌日早上,众人到城头散步,志忱乘机把玉纹的手拖一下,她毫不挣扎——这一下双方的心意彼此都清楚了。玉纹的胆当然是壮起来,次晨她就相约志忱到城头单独约会,会面之时,他们的对话已俨如情侣之间的私密情话。及后玉纹曾尝暗夜挑逗捉弄志忱,又不避嫌地在丈夫与小姑面前跟志忱表现亲昵。

电影中后半段,在庆祝小姑戴秀十六岁生日时,玉纹与志忱都喝得微醉。酒意正酣之际,玉纹梳理妆容,摸到了志忱的房间。他本不让她进来,她强闯;他把她抱起了,又放下;最后他把她反锁屋内,她想逃脱,用手肘敲碎门扉上的玻璃,却伤了手掌。志忱替玉纹包扎的时候,她必定晓得,一切都完了。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safe10000.com 万安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