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安在线
当前位置:首页»娱乐

当“造星”成“造粉丝”,后援会是为爱发电还是圈钱马甲?

日期:2019-08-27 来源: 评论:

[摘要]图片来源:创造营2019-于浩然微博作者:庞李洁排名从21降至57遭淘汰,被粉丝后援会“坑”了的于浩然大概是《创造营》最惨的pldd了。4月27日,于浩然全国粉丝后援会前会长在微博公开致歉:“由于本人的在打投上的下达错误的指令,带领打投组的...……

图片来源:创造营2019-于浩然微博

作者:庞李洁

排名从21降至57遭淘汰,被粉丝后援会“坑”了的于浩然大概是《创造营》最惨的pldd了。

4月27日,于浩然全国粉丝后援会前会长在微博公开致歉:“由于本人的在打投上的下达错误的指令,带领打投组的粉丝进行了错误的打投方式,导致于浩然先生在比赛从第一期21名下滑至57名。”同时,该负责人也移交了后援会的管理权。

一石激起千层浪,对于该负责人的道歉,大多粉丝并不接受,致歉微博下点赞最多的一条评论是:“你真的毁了一个人的前程啊,几句话道个歉就拍拍屁股走人吗?”

对于被淘汰一事,于浩然本人也在微博提到排名直线下滑,可能他自己也没有想到,淘汰竟来得如此之快。

值得注意的是,在前三期节目中,于浩然已经积攒起一定的人气,尤其是主题曲直拍CUT发布后,尽管本人实力不是很强,但他的大长腿与显得僵硬的舞步搭在一起极戳笑点,成为不少人的快乐源泉。#于浩然直拍#一度登上微博热搜,率先出圈。

另外,上周《创造营2019》首次公演后,晋级名额为55位,而于浩然最终的淘汰排名是第57位,仅有2个排名之差。

也就是说,在前期的人气积累和后期微弱的排名劣势下,若后援会给力,于浩然很可能继续留在舞台。尤其是在养成偶像这种对粉丝依赖极强的节目中,通过后援会集中带动粉丝打投,于浩然留下的可能性也更大。这也是为什么粉丝集体愤怒的原因。

然而,事已至此,于浩然不可能再重回《创造营》。对于这样的结果,我们需要审视的不只是一家粉丝后援会会长的问题,更应该关注整个粉丝后援会经营体系的弊病。

拒绝“奶票”、皮下多担,于浩然被淘汰该谁来买单?

在于浩然事件后,粉丝也四问后援会,总结起来主要为以下三点:

1、投票前13个小时才告知粉丝,且拒绝“奶票”,选择投票最慢的“OP”。

2、皮下多担,有多个“偶像”。

3、私自处理公演赠票、群内无审核,管理混乱。

首先,关于打投。在于浩然粉丝后援会发布的致歉声明中也提到,此次导致于浩然淘汰的直接原因是后援会负责人的打投策略失误。

根据《创造营》的投票规则,在各投票通道上,每人每天可为11人投票,且不能重复,而“OP”投票则指的是自觉放弃其他投票机会,只投自己的爱豆。

另外,在冠名商纯甄小蛮腰开通的投票通道上,购买纯甄指定产品的用户可获得额外投票机会,最多一箱40次点赞机会,即粉丝所说的“奶票”。为了节省开支,后援会也会通过买瓶盖的方式买“奶票”。

例如,周震南全球粉丝后援会在Owhat平台上开启了“酸奶补给计划”,目前该计划累计出售623件,公开的累计应援额约4.3万元,其中应援榜第一位的应援金额为1883元。

值得注意的是,“奶票”获取的1次点赞机会可同时为11人投票,且不可重复。如果与其他10家后援会联合购买,一箱最多可为爱豆拿到440票,这种行为被粉丝称为“发奶车”。“奶车”打榜效率高,且能减少一定的资源浪费,因此也是粉丝后援会常用的打投形式。

在决定去留的关键时候,于浩然粉丝后援会疑似拒绝高效率的“奶票”、“奶车”,可能是造成于浩然排名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

对于打投策略失误,于浩然粉丝后援会也在今天中午给出回应,前会长认为自己“并没有拒绝开车”,只是散粉所说的“奶车”可操作性不强,而打投效率低则是由于“活粉少,积极性低下”。同时,前会长也公开了集资金额,共计1128.14元,并给出现会长正在退还中的相关截图。

其次,关于皮下多担,即同一个人负责多个偶像后援会或类似站点的相关工作。尽管前会长也在回应中澄清自己“没有‘所谓正主’,在创造营只喜欢于浩然一人。”但大多数粉丝并不认同,尤其是前会长曾在群里发布其他选手的反黑链接,以及带有其他选手水印的相关信息等,她本人对此并未给出正面回应。甚至有粉丝爆料:“前会长在《青春有你》和《创造营》开了12个号”,但双方目前都没有实锤。

再者,关于管理混乱。一般而言,相对正规的粉丝后援会除了会长之外,还有宣传组、打投组、活动组等相关小组,细分的话还有文案、视频等小组,他们之间相互配合,引导和带动爱豆曝光量的持续扩散。

然而,从于浩然后援会的管理来看,可谓相当混乱:公演赠票私自处理、打投策略失误、群内信息涉黄无人管、集资不及时、应援信息发布不及时等,似乎整个后援会只有前会长一人在运作,且显得手足无措、漏洞百出。

尽管在表面上,打投失误造成了于浩然被淘汰,但在根源上,后援会管理体系的不正规才是导致整个事件发生的关键。不仅是于浩然后援会,相当一部分粉丝后援会都存在着管理上的疏漏。

于浩然事件发生后,也有不少网友要求公开粉丝后援会前会长和现会长的ID,整个粉丝后援会体系默认的信息不透明已经成了滋成行业弊病的温床,甚至给了一些投机者谋取暴利的机会。

粉丝后援会无收入,但不透明的集资是个暴利场

最初的粉丝后援会是由粉丝出于对某个人的喜爱而自发形成的组织,他们因为拥有同样的偶像而聚集在一起“为爱发电”,应援活动产生的费用多由内部平摊。在没有太多追星渠道的时代,粉丝后援会是一个温暖有爱的群体。

随着选秀综艺在国内诞生并发展至今,被称为偶像的群体不断扩大,粉丝后援会也不再是单纯的群体爱好性组织,而开始了职业化运作。粉丝后援会与艺人宣传团队的联系越来越紧密,粉丝也被纳入宣传的一环,甚至由艺人公司直接成立粉丝后援会。据一位曾担任过某一线流量艺人后援会总运营的知乎匿名网友透露:“官方后援会基本都是公司成立的,然后公司直接招聘。”

一般而言,粉丝后援会主要负责组织各种应援活动、带动粉丝打榜刷量、转发各种通稿物料等,即使偶像长期“不营业”,后援会也要高密度地刷新图,保持粉丝活跃度。然而,尽管后援会的工作多且繁琐,但后援会的相关负责人一般是没有工资等直接收入的。

由于后援会有一定的宣传功能,因此会得到一些活动门票、偶像签名、手写卡片等福利。对于一些知名度高的艺人,粉丝进入后援会需要缴纳一定的入会费,一般在100元至500元之间,与此相对应的,粉丝能得到一定的福利。

除此之外,粉丝后援会的主要资金来源有三种,分别是内部出钱、售卖周边、粉丝集资。尤其是在养成偶像快速发展的当下,粉丝集资越来越成为后援会主要的经济来源。在Owhat平台上,各家发布相关应援信息的一般都是“XX后援会”。

据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之前的统计,去年《偶像练习生》NINE PERCENT九位成员出道应援总额达到1092万,《创造101》成员应援额更是高达2100多万。

然而,在巨额集资之下,尽管可以从相关平台看到集资来源,但资金去向并不会被公开。粉丝只能通过相关应援活动的布置场面是否够大、够气派来主观判断,而应援活动的真正消费情况是否与集资情况对等却无法准确得知。

而且,即便后援会公开财务情况,也无法保证其真实性。去年邓伦新剧《我的真朋友》杀青时,粉丝为其集资9万元应援,而现场的“烧饼宴”糟路人群嘲甚至上了微博热搜,最终后援会公开账目明细,但被粉丝指出存在诸多疑点,疑似作假。

投机者趋之若鹜,“造星”其实是在“造粉丝”

财务不透明让越来越多的人趋之若鹜,尤其是在当下,一些人像押赌注一样抢先注册各位新人的后援会,一旦押中大火的艺人,后期的集资额便会滚滚而来。于浩然后援会的前会长目前并不排除这种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艺人应援不存在过分的纰漏,以“爱”为起点的粉丝们也不会对资金去向有质疑,后援会便能持续敛财,这对那些以“利益”为起点的人而言是极大的吸引力。

如果应援遭到粉丝质疑,相关负责人圈钱跑路也相当容易,此前,白敬亭某粉丝站因负责人“圈钱跑路”,最终由白敬亭本人出钱弥补粉丝损失,但这样的情况也是少之又少,大多粉丝被侵犯的利益都以不了了之告终。

相关法律的缺失和网络马甲的存在成了这些人的保护伞,他们甚至能够换个马甲“东山再起”。粉丝成了最终的受害者,他们甚至没有地方可以维权。

对于粉丝而言,每一次为偶像争取资源、扩大曝光都像是一场战役,而代言、影视项目、商演活动则是待攻的城池。粉丝们团结一致、“攻城略地”、扩大版图,所带来的满足感、认同感、归属感早已超过追星本身,这也是粉丝蒙蔽双眼之处。

而作为最终消费者的粉丝在疯狂“撒钱”之时,不计其数的掘金者纷至沓来,那些以圈钱为最终目的的站姐、粉头甚至是后援会也不过是其中之一。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当下,粉丝=流量,流量=资本,在大众造星的时代,与其说是在“造星”,不如说是在“造粉丝”罢了。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safe10000.com 万安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