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安在线
当前位置:首页»科技

中国儿童防走失平台:防拐打拐的模式需要“我们”进行变革

日期:2019-10-01 来源: 评论:

[摘要]自建国以来,我国针对儿童妇女拐卖的专项打击行动早已不计其数,但是儿童被拐现象依然存在且较为严重,特别是上世纪90年代,儿童被拐案件在数量上有增无减,而且还出现了许多新的特点。尤其在边远山区,儿童买卖甚至形成了专业化、市场化,拐卖儿童从分散作...……

自建国以来,我国针对儿童妇女拐卖的专项打击行动早已不计其数,但是儿童被拐现象依然存在且较为严重,特别是上世纪90年代,儿童被拐案件在数量上有增无减,而且还出现了许多新的特点。

尤其在边远山区,儿童买卖甚至形成了专业化、市场化,拐卖儿童从分散作案到团体化拐卖,形成了拐卖“一条龙”的黑色利益链条。

对于拐卖儿童这一犯罪现象,政府与民间也在努力遏制,并建立各种打拐平台、机构。虽然机构、打拐平台的成立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少年儿童被拐现象,但是因为人们的思想观念、各地经济发展水平不同等原因,拐卖儿童这一现象依然存在。

从打拐方式上来看,孩子一般是发生在走失或者拐卖后才开始搜寻,有些家长甚至通过亲朋好友去寻找。

现在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与发展,利用科技或许能在孩子走失的环境下开展有效的寻找,从源头上防止儿童走失。

守护者APP是中国儿童防走失平台牵头山西守护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开发的一款防止儿童走失的APP,守护者APP分别从事前、事中、事后三方面防止儿童走失时间的发生。

为了更深入了解儿童防走失应用守护者APP,国际公益时报记者采访了中国儿童防走失平台理事长、山西守护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齐歆先生。

初见齐歆先生是,他兴致勃勃的为我们讲起了他对防拐以及打拐的看法,在齐歆先生看来,虽然目前社会对于儿童走失现状有一定的重视,但是大部分的人还是冷漠的,齐歆先生谈到这里向记者说道:“我们目前第一要事并不是去寻找丢失儿童,而是去唤醒社会大众的良知,让大家都参与到打拐、防拐这一伟大的公益事业中来!”

在《亲爱的》与《失孤》这两部电影上映前,很多人都不太了解儿童走失家庭真正要承担什么样子的痛苦。通过这两部影片我们可以看到,孩子一旦走失,一个家庭基本上就崩溃了,更不可能去谈论自己的人生与理想。

齐歆先生说:“身边不常发生,不代表他不去发生,每个孩子都是美一个家庭的核心,更是强国最大的资本,孩子虽小但是他对家庭、社会、国家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这些事情都与我们现在的和谐社会是相互违背的!”

在我们国家虽然成立了公益组织、公益机构,但是成效往往是有限的,齐歆先生表示在很大的程度上,做公益是缺少动力的。在当下市场经济社会下,很多人在没有经济利益的时候或者和自己无关的时候,他的动力其实是非常小的,在本质上对打拐是没有太多推动作用的。

而中国儿童防走失平台将商业力量转化为公益,利用商业的资金支撑,让公益有更多的持续性,让志愿者有一定的经济收入,让志愿者明白付出的回报是无穷的。

齐歆先生认为,打拐是需要全民进行参与,如果大家仅仅是看到了,那就是没有用的,他说:“我觉得这是目前我们面临最严峻的问题,中国儿童防走失平台守护者项目也是要解决这一问题,我们要去了解公益机构的运行模式,但是我们不会去使用它的运行模式,我们要让公益具有持续性,让他可以持续的走下去。”

一般情况下,在儿童走失后,我们无非能想到两种求救途径,第一是报警,第二就是求助于亲朋好友。

当选择报警,从报警到立案再到警方的触动,这个过程是非常长的;而求助亲朋好友的效率更低,有时交通问题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齐歆说:“寻找走失而儿童“黄金三小时”一旦错过,找到的希望是渺茫的,如果再加上犯罪嫌疑人有着交通工具,很可能就已经走远,所以“黄金三小时”是找孩子的最佳时间。如果我们能在孩子走失的第一时间就发布预警,去投入人力、屋里去寻找,孩子的找回几率会大大提高。”

家长在孩子走失后,一经发布预警,中国儿童防走失平台守护者APP就可以利用时间推动空间的算法逻辑将儿童的走失信息推送至每一个使用守护者APP的用户与中国儿童防走失平台志愿者的手机上。

齐歆先生说:“后期我们要与通信三大巨头进行洽谈,让他们也接入到我们的平台。”共同组建完整的防走失生态防护网。

此次的采访是非常成功的,在现场齐歆先生还为记者演示了守护者APP的使用与中国儿童防走失平台志愿者管理系统的各项使用方法,可以说其前沿的科技是令现在的部分企业都为之汗颜的。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safe10000.com 万安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