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安在线
当前位置:首页»财经

在古希腊,德尔斐神谕,为何会受到全希腊普遍的信任

日期:2019-08-20 来源: 评论:

[摘要]德尔斐神谕之所以受到普遍的信任,原因在于它在具有同时期的其他神谕共性的同时,也有其明显的的特点。一、尽量保持中立,不偏不倚德尔斐神谕在一般情况下都能保持较为中立的态度,它很少会对某一政治制度、某一城邦表现出特别的关爱。阿波罗神似乎总是在不偏...……

德尔斐神谕之所以受到普遍的信任,原因在于它在具有同时期的其他神谕共性的同时,也有其明显的的特点。

一、尽量保持中立,不偏不倚

德尔斐神谕在一般情况下都能保持较为中立的态度,它很少会对某一政治制度、某一城邦表现出特别的关爱。

阿波罗神似乎总是在不偏不倚地为人们预示着未来。而德尔斐神谕之所以能够在较长的时间里,维持这种中立的状态,与希腊各势力对德尔斐神谕所的态度,以及神谕所自身的情况有很大的关系。

首先,希腊各势力对德尔斐神谕的态度是充满矛盾的。

政治家们,既希望能够获得准确而真实的神谕,又害怕神谕的内容对自己不利;他们试图通过贿赂,收买佩提亚女祭司,获得对己方有力的预言,但同样也知晓这样的手段总有大白于天下的一天;他们想要将神谕所完全掌握在己方的势力范围之内,然而只要稍有异动,必然会引起各方反应,三次神圣战争便是这样爆发的。

因此,希腊各势力在德尔斐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平衡,他们互相监督,维持着德尔斐的平静。

其次,从神谕所自身来看,它拥有雄厚的经济基础。

德尔斐神谕所内存有巨额财富。这些财富大多来自希腊各城邦的献礼,例如昔普诺斯除了在请求神谕时会按规定献上祭礼,缴纳费用外,每年都会将其岛上金矿产量的十分之一制成金蛋,献给阿波罗。

除此之外,希波战争前,吕底亚的国王们也是德尔斐神谕所重要的捐献者。例如,巨吉斯献上了6只重为30塔兰特的黄金混酒,以及许多银制品;阿律阿铁斯献上了一只放置在铁托上的银制混酒钵;克洛伊索斯献上了金狮,重为8个半塔兰特12姆那的金钵,容量有600阿姆波列欧斯的银钵等等。而罗马人也因为对维爱作战取得了胜利,向德尔斐神谕所进献了一只重8塔兰特的金碗,据说当时罗马黄金短缺,妇女们将金饰捐献出来,这一祭品才得以完成。

来自各方的献礼,再加上阿波罗圣域内耕地和牧群的收入,以及请求神谕时所缴纳的费用,不仅完全能够满足神谕所的正常运行,还有富有。这富余的部分往往会被拿出来,借给需要的城邦,获取利润。

政治上的中立,经济上的自足,是德尔斐神谕在较长的时间里拥有极高的声誉的重要条件之一。但这种中立的态度并未能维持很久。自公元前6世纪起,德尔斐神谕所便开始陷入希腊城邦之间、希腊人同外来政治力量间的斗争漩涡之中,中立己极难保持。

二、传统悠久,名声远播

首先,德尔斐可以说是最早参与到古希腊殖民活动中的神谕所,这与其所处的地理位置有着极大的关系。

德尔斐神谕所距科林斯湾仅有10公里,因而任何从科林斯湾出发的殖民者都会首先来到这里,寻求神明的指引和保佑,而后带着他们对德尔斐的阿波罗坚定地信仰出发,在地中海中星罗密布的诸岛屿上,以及沿海地区建立起一个又一个殖民地。

随着殖民活动的不断扩展和深入,海上贸易的日益繁荣,以古希腊殖民地为媒介,古希腊文化与其他地区文化的交流渠道再度建立起来。德尔斐的阿波罗作为希腊殖民者的守护者最先为人们所知。这也是为什么吕底亚国王巨吉斯和阿律阿铁斯在其需要请求神谕时,都直接选择了德尔斐的阿波罗神谕所,巨吉斯还成为第一个向德尔斐神谕所敬献礼物的外邦人。

而到了克洛伊索斯统治时期,他在询问神谕时首先做的是测试希腊和利比亚地区的诸多神谕所中,哪一个是最为灵验的。这些地方包括了德尔斐的阿波罗神谕所、波奇斯的阿巴伊、多铎那宙斯神谕所、阿姆披亚拉欧斯和特洛波尼欧斯、米利都的布朗奇达伊家族,以及利比亚的阿蒙神庙5等地,这说明至少到了克洛伊索斯时期,古希腊地区的其他神谕所才被吕底亚人所熟知,这迟了一个多世纪。

其次,德尔斐的泛希腊宗教圣地的地位与皮提亚赛会的召开。

皮提亚赛会一般特指古希腊人为纪念阿波罗神射杀蛇妖皮同,并在德尔斐建立神庙,发布神谕这一功业而举办的赛会。在四大泛希腊赛会中,皮提亚赛会的地位仅次于奥林匹克赛会。皮提亚赛会是德尔斐阿波罗神庙宗教祭祀的重要组成部分,相传其最初的举办者是狄俄墨德斯。

早期的赛会可能是以8年为周期,这可能是因为阿波罗在腾皮山谷自我流放的时间即为8年,其影响范围仅限于德尔斐及其周边地区。

音乐比赛是当时唯一的赛事,只有一个比赛项目—在基塔拉琴的伴奏下演唱阿波罗颂歌。第一次神圣战争之后,近邻同盟对赛会进行了重组。赛会改为每四年举办一次,近邻同盟在丰富了皮提亚赛会音乐比赛的项目的同时,仿效奥林匹克赛会的模式,将体育比赛加入皮提亚赛会中。

在这次改革的基础上,皮提亚赛会最终一跃成为四大泛希腊赛会之一。这一变化对德尔斐神谕所的进一步发展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因为泛希腊赛会对希腊人来说有着极其特殊的意义。在古希腊人眼中,正是泛希腊赛会使希腊人在历史上第一次形成了一种民族的认同感,尤其对于在城邦体制下一直没有形成统一国家的希腊来讲,泛希腊赛会成为一条维系民族认同感的纽带,成为区分希腊人和非希腊人的一条分界线。

正如希腊演说家伊索格拉底在公元前380年举行的奥林匹亚集会上发表的《泛希腊集会辞》中所说的“我们的泛希腊集会的创办者应当受到称赞,因为他们给我们传下这样一个风俗,使我们停战议和,化除现有的仇恨,聚集在同一个地方;使我们在共同祈祷、共同献祭的时候,想起彼此间的血族关系,感到在未来的时间里我们会更加亲善,重温旧日的友谊缔结新生的关系;使我们这些普普通通的人以及具有特殊才能的人不至于虚度岁月。”

因此每次赛会的举办,尤其是像皮提亚赛会这样的泛希腊赛会的举办,都会吸引希腊各地的观众和运动员们前来参加,并且随着赛会所进行的项目的不断增加及其影响力的扩大,来参加赛会的人员更是络绎不绝。

品达颂歌中提到的获胜者们分别来自埃特纳、叙拉古、库列涅、阿克拉加斯、雅典、埃吉纳、底比斯、帖撒利亚。在波桑尼阿斯的记载中,皮提亚赛会胜利者分别来自阿卡纳尼亚、伊利斯、希巨昂、曼提涅亚、德尔斐、塔索斯、纳克索斯、底比斯、伊奥尼亚、克里特、克罗托纳、克法洛尼亚、阿尔戈斯、阿卡狄亚、弗里乌斯、赫拉亚、福基斯、马其顿等地。

这一切都为德尔斐神谕所聚集了大量的人气,相比于其他地方性的神谕所,前来德尔斐请示神谕的人员的数量更多,身份更为复杂。这使得德尔斐神谕接受的信息要远远超过其他神谕所。

更大的信息量,对世情更为通彻的了解,使德尔斐神谕所发布的神谕更能迎合请求者的意愿,这也是其能得到大多数人信任的重要原因。

因此,虽然古希腊各地都建有神谕所,在做出重大决策前,人们仍愿意来到这里,倾听阿波罗神给予的回答。

总之,德尔斐神谕对整个地中海世界都有着一定的影响。在政治方面,城邦和国家的政权更迭、政治制度的变革、法律法规的制定和实施,很多都是在德尔斐神谕的指导下进行的;在经济方面,正是在德尔斐神谕的推动下,地中海世界的经济一体化才得以逐步实现;在军事方面,无论是希腊人、还是非希腊人,都会在战前请求神谕以决定是否开战,在战败时请求神谕以期能扭转乾坤,在战后向神明献上战利品以感谢神明的庇佑;在道德品质方面,德尔斐神谕要求人们“认识自己”,“不要过度”,正直而勿贪婪是阿波罗对所有人的忠告;在宗教方面,德尔斐神谕督促人们崇敬神明,牢记祖辈英雄的功绩,勿忘世代传承的宗教祭祀仪式。

然而,拥有如此巨大影响的德尔斐神谕,在古希腊城邦制度终结之后,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再也无法恢复其在古风和古典时期的荣光。

参考文献:

蒋菩《论“德尔菲神谕”在希腊古典时代的主要社会功能》

王云《神谕与预言在古希腊社会中的地位及作用》

刘靖《德尔斐神谕与古希腊城邦》

于琳《试论德尔斐神谕对希腊城邦政治活动的影响》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safe10000.com 万安在线 版权所有